农资头条Project planning

邱德文:在生物农药成功的背后是舍与得!

来源:农资市场网 时间:2017年08月04日

分享: 标签: 邱德文 生物农药

摘要:“他有着一颗纯净的心:无我、利他、不计较、不埋怨。他只是想专心的去做一件事情,携带着正能量,在困难面前,他总觉得还有希望,总觉得还要努力。对于要做的事情,他觉得努力过不后悔就好,不要计较太多得失。”

“他有着一颗纯净的心:无我、利他、不计较、不埋怨。他只是想专心的去做一件事情,携带着正能量,在困难面前,他总觉得还有希望,总觉得还要努力。对于要做的事情,他觉得努力过不后悔就好,不要计较太多得失。”

640 (2).webp (9).jpg

中国农科院植保所副所长邱德文

这两年来,农药行业最火的一个单品无疑是阿泰灵!

2015年,一个刚刚获得登记并由中国自主创制的蛋白质生物农药单品国内年销售额达7000万元,轰动了整个农药行业,2016年单品过亿;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以下简称植保所)与美国爱利思达生命科学有限公司签署了该单品的海外独家代理合作协议,这是中美两国签署的首个生物农药海外独家代理合作协议。

这个产品研发团队的灵魂人物便是中国农科院植保所副所长邱德文。


不必妖魔化化学农药,也不能唱衰生物农药


无论是生物农药还是化学农药,行业都存有很多的是非争议。有人将化学农药妖魔化,有人看淡唱衰生物农药。

邱德文副所长对此有着自己的理解,为化学农药理应与生物农药进行有机的结合,化学农药必不可少,而农药零增长需要生物农药来助力和推动。

在过去的近三十年里,化学农药保证了农业的生产,在病虫草害防治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所以才会形成这么一个诺大的市场。

“化学农药本身的应用非常方便,但不科学是目前化学农药应用最大的问题。”邱德文介绍。由于农民获取知识和技术的渠道有限,所以久而久之,农民就形成了很多不好的打药习惯,也缺乏预防意识,这造成了农药利用率低,大量浪费并污染了农业生态环境。

国家提倡农药零增长,实质上并不是要强制地减少农药的用量。而是说让农民把不正确、不正常的农药应用减掉,宣传正确科学的施药方式,来提高农药的利用率,改善农业生态环境。另一方面,国家鼓励绿色环保的生物农药的发展,来降低农药对农业种植环境的破坏,并确保农产品安全,提高粮食品质。所以,所谓零增长,一定是有减有增的,在提高对化学农药的利用效率的同时,对生物农药更多的鼓励和支持。

此外,生物农药在市场上的推广并不顺利,最重要的还是农民长期以来形成的观念和施药习惯,另外就是大家对农药好坏的评价标准不同。大家喜欢眼见为实,化学农药优势就是见效快,打药方便,所以大家用生物农药的时候也会用化学农药的标准来评价生物农药的好坏,有些不科学。

生物农药对作物本身增产的效果、对农产品品质的提升以及对环境的保护层面是非常有优势的。化学农药在作物病虫害应急防治方面的作用是不可比拟的,生物农药则需要提前施药,预防为主。我们不能用化学农药的长处来比生物农药的短处,各自有各自的优势,要合理利用。

因为我们处在一个全球的商业社会,生物农药厂家与渠道平台都需要靠利润来生存,在市场没有接受生物农药前,大家需要共同努力,把生物农药市场培育起来。国外生物农药的发展,是一些有科学远见的政府,制定一系列的植保应用体系来推动的,国家首先要在补贴上给予生物农药更多支持。这样生物农药才会更快地走向市场。

化学农药与生物农药之间似乎存在着博弈,但事实上应该是完美有机的融合。生物农药走向市场需要改变市场和用户对生物农药的看法,但是更重要的是要有经得起市场考验、效果极佳、质量过硬的生物农药产品。


困难重重,不为做项目研究

而为了市场应用



“我之所以朝着生物农药的方向奋斗,进行长达二十年的研究,是因为我觉得它是有前景的,我希望开创一个新的领域来改变眼下的植保方式。”

新植保领域的开创与艰难的登记历程

1981年,邱德文毕业于湖南农业大学植保专业,1995年获中国农业大学植物病理专业博士学位。1995年以来,先后在美国Cornell大学和EDEN生物科学公司从事原核细菌蛋白质Harpin和植物与微生物互作机理的研究,并获得5项美国专利,2001年被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委员授予总统杯绿色化学挑战者称号。

“我之所以朝着生物农药的方向奋斗,进行长达二十年的研究,是因为我觉得它是有前景的,我希望开创一个新的领域来改变眼下的植保方式。”邱德文告诉记者。

2001年,在美国做蛋白质研究的邱德文发现,蛋白质生物农药在植物上有非常好的应用效果,它不是通过把病虫杀掉杀死的办法,而是通过提升作物的免疫能力来防止和减少病虫害的发生。谈不上什么爱国或者情怀,当时邱德文就是简单地想把蛋白质生物农药这个东西放在国内来做,于是邱德文就回国了。

“我是个应用科学研究者,所以不是为了研究而研究,不是为了发表论文和着作来做研究,我不是为了做项目,而是为了市场应用。”邱德文所带领的植保所科研组一开始就把蛋白质生物农药的研究定位到市场,把办公室、实验室、试验田与市场有效的结合起来。

“做市场,其实是一件很艰苦的事情,当一个新事物还没有被大家认可时,就会遇到很多的困难和阻碍。”

在前期,产品总是很难被企业和市场所接受,邱德文毫不吝啬地把自己的薪酬及多年的研究收入投入到市场调研中去。

遇到了很多困难,面对了很多的质疑(这里我们暂且把那些困难和质疑省略),但邱德文和他带领的团队坚持下来了。

邱德文通过极细链格孢发酵,提取其具有生物活性的稳定植物免疫诱抗蛋白,这种蛋白在接触到植物表面后,可以与植物细胞膜上的受体蛋白结合,引起植物体内一系列相关酶活性和基因表达量的增强,激活植物抗性系统释放抗性因子,提高植物抗病防虫能力,从而抵抗病原菌的侵入和发展,减轻和防止病害的发生。

依托此项技术,邱德文研究员团队先后获得了“提高植物抗性和诱导植物防御反应的蛋白质及其基因、应用”等20多项专利技术。而邱德文团队所创制的蛋白质生物农药代表产品便是阿泰灵,这个产品前后登记经历了八个年头。

因为是新药、新的世界首创的技术,如何跟市场对接?

生物农药处在一个空白对照期,这让蛋白质生物农药阿泰灵的登记面临很多的市场挑战。我国此前也没有进行针对植物健康疫苗登记的先例,即使如此,在经过8年的登记技术准备后,依托阿泰灵对病毒病的突出防治效果,终于在2014年2月18日获得了针对番茄和烟草病毒病的农药登记证。随后,即由中国农科院植保所廊坊农药中试厂投入生产。

阿泰灵,标签是全球首个抗病毒蛋白质生物农药。邱德文跟记者解释,阿泰灵其实功能很全,对很多细菌、真菌性病害也有明显的防治效果,将其定位是抗病毒,是因为别的农药产品难以防治病毒病,与阿泰灵难以比拟,通过抗病毒病的定位,可以让市场更快更好的认识与接受阿泰灵。阿泰灵是一个植物健康疫苗,在现行的登记制度下,马上会取得针对多种作物,多种细菌、真菌等病害的登记。


走向世界,轰动农药界


“2015年,阿泰灵在中国农科院植保所农药厂的单品销售额达到七千万,今年单品过亿没有问题,而且其价格高,撑起了高端产品的市场。2016年2月,阿泰灵作为自主创制农药走出了国门,这极大地鼓舞了生物农药界,同时也让化学农药的研究者对生物农药刮目相看。”

在国内,一个农药单品年销售额能过千万就说明这个产品非常不错,能过亿元,那便可以称为市场神话。阿泰灵作为一个生物农药单品在第一年销售额达7000万,这让农药圈里的人难以想象。

2016年2月22日,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与美国爱利思达生命科学有限公司(Arysta LifeScience,以下简称爱利思达)签署了阿泰灵的海外独家代理合作协议。这也是中美两国签署的首个生物农药海外独家代理合作协议。

邱德文说:“我希望通过与国际农资巨头的合作,来尽快推动国内自主研发的生物农药走向全球市场,与爱利思达合作是因为在产品技术和应用理念上是想通的,也有其他国际农化巨头想寻求合作,但他们在植物诱导免疫上的理念存在差异。”3月9日,爱利思达在其官网正式宣布了双方合作的消息,并称协议的签订“进一步补充了在生物防治产品方面的投资增长需求,有助于为海外种植者提供更丰富的产品。”

事实上,正是阿泰灵短时间内在国内市场上的突出应用,引起了爱利思达的关注。邱德文介绍,2015年3月,爱利思达派出了第一批专家到中国考察,同年5月和8月,第二批和第三批专家又再次来到中国。同时,阿泰灵的试用与试验也在全球范围内展开。2014年,通过法国圣马洛实验室全方位、多批次的样品分析检验、室内生物测定以及在美洲、非洲、亚洲等8个国家开展的35项试验结果表明:“阿泰灵”能有效提高植物免疫力,控制病害发生,促进植物根系生长,且安全环保无残留。

640 (2).webp (10).jpg

阿泰灵的技术含量和在中国市场出众的销售成绩,也让本就对其颇感兴趣的爱利思达更加的坚定和放心。

2015年8月,爱利思达经过几轮严格的分析评估,开始就阿泰灵海外独家代理与植保所进行谈判。由于外企巨头的严谨性,在谈判过程每一步,植保所都出具了对方要求的各项材料,在各个环节都达到了对方要求的标准。

在2016年2月22日,双方最终达成协议。邱德文告诉记者:“在这段时间里,双方谈的不仅是价格,更多的是产品的概念、质量和意义。”北京中保绿农集团总经理陈昶表示,这么多年,真正让国际上的大公司花钱来买中国的技术和产品,阿泰灵在农药行业是第一次。

多年以来,生物农药在国内一直叫好不叫座,很多生物农药企业也是举步维艰,深陷泥潭。阿泰灵的出众表现,给生物农药行业巨大的鼓舞,至少证明了这个方向是没有错的。

谈及对国内生物农药企业的建议,邱德文说,国内还是有不少家生物农药做的不错的企业,但是一定不能急功近利,要把产品做的更专业,然后找到自己的亮点优势,团结起来,用自己的力量去影响市场,不能顾着眼前的利益,然后自生自灭。另外,要寻求与国际生物农药大公司的合作,中国有很多新的技术和产品,是国际企业感兴趣的,要想办法让对方充分的了解和信任,做好做实最基础的产品技术应用,寻求更好的合作机会。


成功的背后是舍与得


“不计结果,努力做事。我想应该是没有生存上的困难,一种无功利的努力与自我坚持,懂得舍得,这是蛋白质生物农药能够成功创制出来的最关键的因素。”

“为什么您能够长达二十年的坚持和努力?为什么您带领的团队能够成功创制出蛋白质生物农药阿泰灵?”笔者问邱德文研究员。

“很多困难我都遇上了,但好在我是在国家单位,有稳定的薪酬,不存在太多的生存问题,如果我在一家农化企业任职,这个事情就很难说了。”邱德文说,“我没有带着太多的目的,比如说要赚多少钱,要做出多大的成就,我只是觉得这个东西有前景,应该能够做出来,研发不出来也没有关系。因为每次都有进步和信念,我可以看到新的希望,我努力我不后悔,我没想到自己会成功,没想到这么多,大家都不会想得到什么,只是想到科研的意义。”

一些农药企业可能喜欢追求短期的利润,大的公司一般不会花数年的时间研发一个产品还不盈利,投入不多的话,很多研究就自生自灭,小公司则没有资金实力,如果一个公司能够坚定的支持,那么很多的产品创新是可以实现的。

在前期,生物农药总是很难被人接受。所以在产品的市场推广上,邱德文有一种不计较,不埋怨的态度,只要谁支持这个产品,在任何阶段,只要理念相通,邱德文都会选择与其合作。“跟我合作的人,没有一个跟我闹僵的,没有一个是不愉快的,因为我是抱着和谐的因素,并没有考虑太多个人的利在里边,只想把这件事做好。”邱德文说。

此外,正是由于邱德文一开始就把产品定位于市场,所以关于生产、工艺以及营销的东西,他都学会了。这也是阿泰灵能够迅速走向市场的一个因素。真正的科学家应该走向市场。

“无我、利他、正念”的精神,是我们对邱德文的评价。直到今天,尽管蛋白质生物农药获得了轰动性的成功,但是邱德文并没有从中获取什么金钱上的利益,他认为阿泰灵能够走向更广阔的市场,走向更多的国家和地区,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有一些新的动力和正能量在支持着我,一直告诉自己还有希望,总觉得还得努力。包括考大学的时候,没想过非要考一个多好的大学,努力不后悔就好了。舍得之间,先做好就好了。”邱德文说。

在遭到质疑的时候,我会去听取别人的建议,但不计较别人的话,听取建议是为了做得更好,而不是改变自己的初衷,坚持做自己就好。

真正的大家,在做事的时候总是不计后果,努力做事,邱德文就是这样,有毅力、有兴趣、有专长,同时又不脱离市场的应用科研领域的科学家,他有着很大的胸怀和视野,懂得舍得的智慧。


640 (2).webp (11).jpg


更多农资快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农资市场网官方微信(nongzi01)。

  • 编辑:《农资与市场》杂志社

下一条:解读丨马铃薯上半年行情为什么这么差,下半年市场如何走?

上一条:张宏:农资界“黄埔军校”校长!

最新评论刷新

推荐专题
独家观察:水稻区统防统治的来路与去路
如何完成从把农资卖到种植户手里向帮种植户施到田里的转型,应该是农资人必须考虑的问题。转型需求之下,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是有效途径。统防统治一定是未来的趋势,未来正在来,首先要做好当下。那么,当下做好统防统治的关键点是什么?
[ 查看详细 ]
云南“诱惑”:被“蚕食”的农资“大蛋糕”
“为什么全国的农资企业全面进军云南市场?、为什么云南农资市场现在如此火爆?、为什么昆明会聚集上千家省级销售平台?为什么特肥在这个地方如此受欢迎?以及为什么有些企业的业务员到了昆明以后摇身一变成了省级经销商?
[ 查看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