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资头条Project planning

农机化服务成为农业生产新亮点

来源:农资市场网 时间:2016年04月13日

分享: 标签: 农机服务,农业机械化

摘要:近年来,通过“点菜”或“套餐”从社会化服务组织那里购买各个环节的服务,已经成为有一定生产规模的农户完成农业生产的主要方式。这种新型生产方式的流行和农业服务组织的普及,不仅有效缓解了“谁来种地”的压力,也使得我国农业朝着规模化现代化的方向加速前进,成为农业生产的新亮点。

    文/王颖

    农民种地是为了什么?当然是赚钱了。农民关注什么?能够赚钱的事情,这一点毋庸置疑。那如何才能赚钱呢?增加产量,选择好的(即质优价廉的)农药、种子、化肥……一直以来,增加产量(开源)、降低成本(节流)被所有人,包括农民自己看作是增加收入最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从去年开始,随着农产品价格的下降和多地多品类农产品的滞销,农民依靠增加产量和降低成本来增加收入已经行不通了,农民的关注点自然也就改变了。

    (一)种地收入减少,人工成为最贵的投资

    过去我们总认为农民“种地是本分”,收入来源是种地。但从2013年开始,农民的工资性收入(也就是打工赚的钱)开始多于农业收入。

022222.jpg

    据2013年数据显示可知,农民家庭经营纯收入占42.6%,工资性收入占45.3%,财产性收入占3.3%,转移性收入占8.8%。42.6%Vs45.3%,农民已经靠工资生存了。也就是说,农民对农业收入的关心在下降,而且这个趋势还在拉大。

    就目前的农业种植来讲,来自单位面积的农业收入已经接近极限, 国家不再对粮食价格进行托底保护,要想增加农业收入很难;而随着农民工数量的减少和高龄化趋势,农民工的收入增长将会逐渐加快。

    2015年上半年,农民工打工月均收入超3000元;而在大田作物区,一亩地的纯收入很难超过1000元。加之,中国农村的户均耕地面积只有11亩左右,二三个月的打工收入就超过全部种地收入。人工成为农业种植最贵的投资。

    农业正在成为农民的“副业”,农民对农业的关注少了。

    农业成本≠农资,农民不再单独关注农资

    在小规模的家庭农业时代,农民种地属于“自我雇佣”,没有计算人力成本,之前成本结构只有农药、种子、化肥和农业机械四项成本。以前,由于农业机械还不发达,大多农活还是由人工完成,农业机械成本很低。农资支出几乎就是农民的总支出,在整个收益当中所占的比重相对较小。4554522.jpg    随着农村人口的减少和农业机械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机被使用到农业种植中。农业的机械化带来的必定是农业种植成本的增加:以前是自己家人干活,不计算成本;现在是使用机械,自然有费用,并且是一项不小的成本。据记者调查,在很多地区,农机成本已经超过农资产品成为的最大支出。河南周口沈丘县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大县,属于一年两季作物,夏种玉米、大豆,秋种小麦。在这里,农业生产的“耕、种、管、收”四个环节中,除了田间管理之外,其他环节已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在每年两季的“耕、种、收”中,每亩的农机成本就达到了230-240元左右,基本与农资成本持平。

    同时,随着土地流转的加快,土地规模的扩大,农民种地的成本已经高达七项,除了农药、种子、化肥外,还有农机成本、人工成本、土地流转费用和管理成本。在这七项成本里,农资的成本占比极小,人工成本和土地流转费用成为主要的支出。就人工成本而言,在2013年我国玉米生产成本构成中,人工费用高达455.37元/亩,远远高于美国的28.08元/亩。就土地流转费用而言,在河南许昌等地,一亩地的流转费用在800-1200元左右;东北一季大田作物区,土地流转费大约是600元;华北两季大田作物区,土地流转费大约是800-1000元。仅土地流转费用一项,就超过前三项费用,更何况其它费用呢?

    钱花在哪里,注意力就在哪里。农民费用支出的多样化,最终带来一个结果:农民不再单独关注农资成本的多少,而是关注最后收入的多少,对成本的关注转移到对最终收入的关注。

    解决“谁来种地”,农机比农资更重要

    除了安心务农外,农村剩余年轻劳动力已经基本转移完毕。于是,为了“谁来种地”这一难题,以人力劳动为主的农业,正在让位于机械为主的农业。

    当机械替代人成为主要劳动工具时,农民的关注焦点不再是农资,而是谁能用高效的机械解决农资的施用过程。比如,当打农药的钱比买农药的钱还多时,农民当然优先关注谁有打药的机械;当施肥聘请人员费用过高时,农民对施肥机械的关注当然高过化肥。

    农民数量减少,就会机械化;机械化,使农资在农机背后生存,农民更关注谁能提供农机,至于农机使用什么农资,那是农机手的事。所以,农民对农资的关注少了。


(二)“农机”话语权增强,成为农资销售新渠道


    美国营销大师菲利普科特勒曾说:顾客购买的不是钻头,而是墙上的洞。在现实的销售工作中,销售者却一再的强调自己的钻头多么多么好,而对客户关注的墙上的洞却视若无睹。据一项权威的数据调查显示:99%的人都把卖点讲错了。

    顾客关注什么,卖点就是什么。农机,取代农资,成为农民关注的重点,农机服务自然也成为农资销售的卖点。农民关注的不再是化肥、农药、种子,而是谁能把化肥、农药、种子高效、便捷地给播(喷洒)到地里去。谁能满足农民的需求,谁能为农户提供配套的农机服务,谁就能在销售中获得话语权。

    笔者来自豫东的一个小村庄,主要以种植玉米、小麦等大田作物为主。在笔者的记忆中,庄稼种到地里,该上肥了,该打药了,该浇地了,该除草了……田里就总有干不完的农活,每一项都需要两三天的时间。随着农业机械化的发展,种地变得越来越简单了。收割,直接有收割机进田;犁地,由拖拉机完成;施肥、播种,种肥同播机一次性完成。

    在农业生产的“耕、种、管、收”四个环节中,除了田间管理之外,其他环节已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收割所需要的大型联合收割机已经形成了完善的服务社会化体系,有专业经纪人联系业务,农机手进行跨区作业,除非出现特殊问题,基本能够满足需求。恰恰是与农资产品相关的农业活动,如施肥、打药等,缺少相应的农业机械,难以实现机械化作业。

    农机把人们从忙累脏的农活中解放出来,但人们对舒适生活的要求从未满足。既然其他环节都可以实现机械化,那打药、施肥能否请人来干呢?

    在这样的市场需求下,“打药队”应运而生。在发生病虫害时,农户只需要把地里的虫害告诉“打药队”,定好打药的大概时间就可以了,农药、喷雾器、人都由“打药队”提供,农户只需付钱就可以了。在很多地区,“打药队”自带农药上门,严重冲击了零售店的农药销售。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在农药销售上,随着农村劳动力的减少和种肥同播技术的发展,这一现象在肥料销售上更为常见。由于农户对服务的需求也来越高,农机服务的的市场空间越来越大。再加之播种机的成本不高,很多人加入了“机播手”的队伍,为农户有偿提供服务。

    随着“农机手”数量的增加及农户对“农机手”的信赖,农机手涉足农资销售,播种机自带肥料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周口市沈丘县白集镇大王楼村,是远近有名的一个大庄,村里有2000多亩耕地。一到农忙季节,就有十多台拖拉机,为大家犁地,耩地。“以前没有机子,全靠人拉楼的话,村里的地全部耩完得要十几天;现在很多人都买了播种机,不仅自家用,还帮别人,两三天整个村里的地就干完了。”村里的杨大姐告诉记者,“现在种地省事多了,收庄稼有收割机,犁地,耩地有拖拉机,再也不用自己累死累活的去干了。甚至连化肥都不用管,有的耩地的直接就带着化肥,连着种子一块给播下去了。”

(三)提供“农资+农机”的社会化服务,成为厂商的新选择


    随着粮价的下滑和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农户种地的收入是越来越低,农民依靠种地增收的压力越来越大。随着2016年玉米临储政策的取消,这种压力会进一步加强。当农户的增收压力找不到出路时,一定会向上游转移。作为服务农业种植的农资行业,一定会是农户压力的承受者。在我国农业进行转型升级,走向正常的过程,也是农资行业洗牌的过程。

    在这之间,农资行业一定会非常难做。对于企业来讲,能否在洗牌过程中留到最后,关键是企业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能否解决农民的根本问题。农民的根本问题是什么,上面已经说过,粮价降低,如何增加种地收入;农村没人了,“谁来干活”是当前农民的两大大痛点。谁能满足农民的痛点,谁就能在竞争中活下去。

5454554.jpg

小麦一喷三防

    对农资企业来讲,为农户提供高效绿色的产品,为农业生产提供与产品相配套的植保服务,就成为当下农资企业竞争的重点。目前行业比较热的植保无人机喷洒农药就是为了解决农民“打药难”的痛点。

    广西田园:由农药制剂企业向植保服务商转型

    广西田园是国内组建打药队最早的一家企业。据了解, 2010年广西田园就开始了打药队的探索;2014年动员、发展、扶持经销商、零售商成立专业化打药队;2015年,扶持组建专业化打药队正式立项,对愿意成立打药队的经销商、零售商廉价租借无人直升机等高效施药设备,提供符合生产绿色农产品标准的超低容量农药,免费对植保作业操控手提供技术培训和安全用药培训。

    到2015年,广西田园拥有40多个无人机打药队(100多架无人机)和近700支的使用背负式喷雾器打药队(拥有约5000台高工效喷雾器)。除此之外,还探索运行了包括水稻植保服务(水稻全程每茬3~4次用药)、小麦—玉米区植保服务(小麦除草—一喷三防—玉米除草—玉米杀虫一年至少4次用药)、果园植保服务、蔬菜植保服务(露地和蔬菜超低容量无人机及背负设备施药、热雾及冷雾施药)等多种作物专业化打药队的商业化运营模式。

    “市场已经没有退路,农产品必须与世界接轨。如果国内粮价被迫与国际粮价接轨降低30%~40%,国内给农民提供服务的农资企业也必须将价格降低30%~40%。不能以这个幅度降价给农户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企业将被淘汰出局。这意味着中国农资行业格局将发生重大变化!”谈及广西田园由生产企业向服务企业转型的初衷,广西田园生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卫国这样表示。

011101.jpg

小麦种肥同播

    据李卫国介绍,今年广西田园还将进一步发力,大力发展村级打药队,并帮助打药队拓展收割、育插秧及烘干业务,扶持、服务渠道商转型为植保服务商及综合农事服务商。开启田园公司由农药制剂企业向植保服务商及综合农事服务商的助产师和保姆的蜕变!

    除了广西田园围绕植保服务做文章外,还有一大批农化企业纷纷关注植保服务。农药行业龙头企业新安化工投资3000多万元,与安阳全丰合作参股成立农飞客,涉足无人机服务市场;肥料行业领军企业金正大携手大疆,开始布局植保无人机领域;北京新禾丰成立农机事业部,把农资、农技与农机紧密结合,为推动我国农业生产向绿色农业、高效农业发展提供专业服务。

    金正大:创新“农资+农机”的产品推广模式

    如果说无人机植保服务解决的将是农户“打药难”的问题,那种肥同播技术已经解决了“施肥难”的问题,并且已经推广开来。提起种肥同播技术,就不得不提起金正大集团。

    说起金正大开创这一技术的初衷,当然离不开和该技术相配套的缓控释肥。2006年,缓控释肥在河南推广过程中,当地大多数老百姓给玉米追肥都习惯撒施,而缓控释肥却由于产品的特性需要深施,否则会影响到产品的施用效果。为突破局面,打开市场,金正大推出了种肥同播技术,将缓控释肥与种子同时播种,省工、省时又省力,很受农民欢迎。并在全国农技中心的支持下,在行业内开展了规模最大、覆盖最广、受益农民最多的“种肥同播万里行活动”,十年来累计投入并调动4万台种肥同播机,培育50000名机播手,累计推广缓控释肥750万亩,推动了行业的快速发展。

    金正大公司是种肥同播这一技术的开创者,同时也是这一技术的受益者。随着种肥同播技术的推广,缓控释肥也从小到大,由弱到强,从不被农民认知、逐步接受到现在成为大多数农民优先选择的肥料品种。而得益于这一产业的发展,金正大集团坚持“技术先导、服务领先”的战略,也取得了长足发展,成为缓控释肥领域的第一品牌,成为中国缓控释肥行业当之无愧的领跑者。

    除了缓控释肥外,金正大在水溶肥上的推广也是采取了“农资+农机”的推广模式。

    水肥一体化:产品推广,设备先行

    “到2020年,水肥一体化推广面积1.5亿亩,增加8000万亩。”随着《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长行动方案》的出台和中央一号文件对节水农业和科学施肥的重视,水肥一体化已成为现代农业的“一号技术”,水溶肥也将迎来更大发展。

121212.jpg

农大肥业水肥一体化设备展示肥料

    据中国化肥信息中心主任陈丽介绍,近年来,我国水溶肥已经进入发展快车道。截至2015年6月,在农业部登记的水溶肥产品数量达到6545个,同比增长20%,已登记水溶肥产能达到700多万吨,实际产量310万吨。金正大、鲁西、芭田、天脊、云天化、心连心、晋开等大型化肥企业陆续上马水溶肥项目,中国水溶肥市场正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

    一直以来,国内水溶肥市场由外企垄断,人们对水溶肥的印象是“不错、很贵、用不起”,除了(水溶肥)价格高于普通肥料外,还需增加滴灌/喷灌设备的投入,农户不愿意使用水溶肥。如何让农户接受并使用,成为企业推广水溶肥的一大难题。

    农户如何接受?只有用着省事又省钱,农户才能接受。为推广水溶肥,金正大联合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在全国20多个省启动了水肥一体化示范推广,并向种植户赠送十万套滴灌设备和示范肥,提供全程技术指导服务,让广大农户通过自身实践,切实感受水肥一体化的效果。

    除了金正大外,作为全国肥料行业领军企业的鲁西集团,也在积极与一直致力于液体肥料的研发与应用。积极研发UAN液体肥、聚磷酸液体肥、含腐殖酸液体肥三套高端液体肥项目;为配合水肥一体化建设,积极研发制造滴灌设备;建立液体肥加肥站,针对区域、作物不同,因地制宜添加中微量元素;实现液体肥配送、技术指导、水肥一体设施及施肥服务等功能。

41212121.jpg

鲁西液体加肥站

    产品推广,设备先行。无论是种肥同播机还是滴喷灌设备,无论是厂家还是经销商、渠道商,当农户的需求由“买肥料”向“谁能把肥料给撒到地里”转变时,农资厂商也必须由“提供产品”向“提供服务,顺便销售产品”转型。提供“农资+农机”的社会化服务,满足农户对于农机的需求,就成为农资行业厂商的新选择。

更多农资快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农资市场网官方微信(nongzi01)。

  • 编辑:《农资与市场》杂志社

下一条:农业部首次表态:关于转基因

上一条:植物生长调节剂谣言大破解

最新评论刷新

推荐专题
独家观察:水稻区统防统治的来路与去路
如何完成从把农资卖到种植户手里向帮种植户施到田里的转型,应该是农资人必须考虑的问题。转型需求之下,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是有效途径。统防统治一定是未来的趋势,未来正在来,首先要做好当下。那么,当下做好统防统治的关键点是什么?
[ 查看详细 ]
云南“诱惑”:被“蚕食”的农资“大蛋糕”
“为什么全国的农资企业全面进军云南市场?、为什么云南农资市场现在如此火爆?、为什么昆明会聚集上千家省级销售平台?为什么特肥在这个地方如此受欢迎?以及为什么有些企业的业务员到了昆明以后摇身一变成了省级经销商?
[ 查看详细 ]